揚州網 > 

吳起凡系列短篇小說:《艾維利亞奇聞錄》(3)

2021年06月 18日 16:14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中篇

“宰相大人,我們絕不同意這項提案!絕,不!”一個有五十多歲的老學者拍案而起,拖到胸口的白胡須都快被最后的口氣吹飛。在他對面坐著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貴族打扮的人,雖然穿著的是貴族風格的衣袍,但卻有一種獨特的學者氣質。

“奧斯門拉宰相,我也希望你重新考慮剛才的提案。你明白的,你提出取代哈維爾諸神,這是對神的褻瀆!絕不可以,您貴為西米拉尼斯的宰相,國家的第一人,你不會不明白這會給國家帶來多大的動蕩?!庇沂謧鹊娜鄽q的議員也否決了奧斯門拉的提案,雖然他的語氣非常緩和,但其中透露出的意思卻不那么平和,時時刻刻以國家安危相脅。

左手側一個打扮略粗糙的議員站起身:“我是無意于冒犯您的權威。但是如果沒有普拉修斯的庇護,戰士就不能大勝仗,我們也不可能贏得一百年前和希爾德的戰爭,如果不是命運三姐妹的指引,甚至我們現在都沒有建立馬維爾德?!?/p>

“菲德南將軍?!眾W斯門拉輕抬起眼皮瞥了一眼這位議員。這是奧斯門拉一個非常出名的動作,被私下里傳為“鹽魚眼”,說白了,每當奧斯門拉露出這樣的表情,就代表他現在的心情非常不滿,讓一個大帝國的最高統治者心情不滿,那確實會是一個非??膳碌氖虑??!澳阏f這話是什么意思?我可從沒有否定命運三姐妹對我們所作的貢獻,即便是普拉修斯也無可指責我?!?/p>

“我……”菲德南身體一顫,他已經被奧斯門拉的氣勢所攝。

奧斯門拉的地位其實并非多么可怕,但這位說話并不強硬的中年人實際上行為處事都非常雷厲風行,很多時候即便是議會也不能左右他。西米拉尼斯建國前就是以學者議會為中心,建國后雖然依然以議會作為最高機構,但為了應對國家的行政工作,設立了議會宮廷,最高長官就是宰相,宮廷中的其他職務也都由部分議員擔任。

期初幾位宰相幾乎都任憑議會擺布,可奧斯門拉不同,當這位鐵血宰相上臺后,首先就是把分撥給議會學者的經費抽掉了至少一半,然后用于馬維爾德和周邊村鎮的建設,同時還整改了地方稅收的秩序。這幾項措施差點抽空了這些議會學者的日常用度。

不是沒有人提出過這些措施,甚至帝國才建立之時還是很重視基礎建設,但建國后安逸了數十年,議會成員也是更替不斷,如今已不再有曾經的建國老人,年輕議員們更在意自己的爵祿。議會把持著整個宮廷,這也使得有識之士難以施展抱負,最終只能接受這種“安逸”的環境。這也使得當議會發現奧斯門拉行為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月后,那些權貴震怒之下發現奧斯門拉早已培養出一批脫離于議會的黨羽,這些黨羽從不直接介入宮廷職務,而是外放至各地充任職務,奧斯門拉正是如此才繞開議會的耳目施展自己的報復。

在職責上,宰相的確有權力直接決定國內事務,所以議會只能把控宮廷各級官員來制衡,議會無權直接職責或罷免宰相,只能通過一次又一次開會來表決否定奧斯門拉那些已經施行的政策——這顯然是不合適的,如果真的這樣做,議會在民間就會名譽掃地、淪為笑柄。

菲德南可不想在這里動手,雖說他多次出征剿匪,但他不會自大的以為這位曾經被譽為天才學者的奧斯門拉會毫無準備。雖說大家都傳言奧斯門拉雖然精于各類巫術、神術,但他自己從不屑于練習、施展,可所說如此,誰也不想以身試險。他把身體挪動了一下:“宰相大人,我們現在的議論都還是在宮廷內,您可以不顧我們的意見去推行政策,但……”他抬眼觀察著奧斯門拉有沒有擺出生氣的表情,“但您必須要做好準備應對議會的責難?!?/p>

“那么……在座的諸位都是這一意見?”奧斯門拉問道。在這之前他就早已料到這場宮廷會議的結果,這些圍坐在執政桌一圈的政客果然沒有辜負他的“期望”,所以他并不感到任何意外,只是例行公事地來走完程序。

沒有人回答,一些大臣直接閉起眼睛,還把自己身子往椅背上刻意靠了幾下,雙手合在身前,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看來是沒有一個人支持自己了,看到這里,奧斯門拉心里面也不禁有些失望。在西米拉尼斯宮廷里,也并非全是酒囊飯袋,他們是有能力的,可他們未必愿意為人民和國家施展自己的才華,而是被最高議會腐蝕、操縱,當然,其中有些人自己就是腐朽議會的代表。想要裁撤官員,可這談何容易,且不說這些官員誰的背后沒有世家大族、盤根錯節的勢力網,就是議會那邊也不會輕易通過裁撤某個官員的提案。

議會……一想到這個龐然大物,奧斯門拉就感覺太陽穴都猛烈跳動,他原本也是議會的一員,否則也不可能被推舉為宰相。在議會和才任職宰相的時候,他隱忍了整整十二年。作為一個平民出身的人,他被議會各派推舉上去作為平衡權力的傀儡,誰也沒想到,這個在議會時老實巴交、任人宰割的人居然會潛藏一股足矣撼動議會統治的力量。

奧斯門拉回到自己的官邸后,才呼出一口氣,雖說他不懼怕這些宮廷大臣,但被一群反對者包圍在狹小的空間里還真有些讓人透不過氣。他才走進書房就看到萊菲斯在走來走去地翻找資料,周圍很多仆傭和學者都在專心工作。

“萊菲斯?!眾W斯門拉喊了一聲。這個年輕人是他從民間帶來的,是一個很上進的小家伙,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萊菲斯就趴在沙地上用樹枝勾畫圖形,就這些圖形還是偷聽隔壁貴族家小孩上課時學來的。同是寒門出身的宰相大人就心生好感,不讓他加入各地的官辦學校,而是讓他就充任自己書房的仆傭,也允許他在閑暇的時候自己找書閱讀學習。

“啊,宰相大人?!比R菲斯顯然很崇拜奧斯門拉,在見到宰相后先是露出笑容然后又趕忙行禮。

“在忙什么呢?”奧斯門拉隨口問道。他不是很喜歡有人在書房來回走動,這不是安靜學習應該有的樣子。

“宰相大人……這……”萊菲斯猶豫了一下,然后目光掃視周圍,又看向奧斯門拉。

奧斯門拉點頭,示意他可以湊近一些。

萊菲斯連忙點頭,靠近了一些后才道:“大人,我發現有人在您的書房翻找東西。但我不知道是誰?!彪m然很多人都很害怕奧斯門拉那副一點也友好的表情,但他并不懼怕,他曾接受過這表情下隱藏的善意和溫柔。

“哦?”奧斯門拉在等待少年繼續敘說。

“這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一開始我懷疑是有老鼠,所以我故意在很多木板、竹簡附近都撒了石灰粉,但是后來發現石灰粉捕捉到的痕跡不是老鼠,像是人手觸碰?!比R菲斯小心地從衣服里掏出一張粗糙的草紙,上面用墨描畫了一個手指模樣的圖,“而且我發現,他們都在尋找收支相關的記錄,您知道的,這類記錄我都是保管在您的私人書房,不在這里,他們應該還一無所獲?!?/p>

“他們都查看了哪些書?”奧斯門拉問道,“萊菲斯,你和我來?!闭f著,他就帶著萊菲斯進了一側的私人書房。宰相手指輕輕觸碰桌面上的一個似水晶的擺飾,房間的墻壁上就若隱若現地閃出一些符文,最后又消失無蹤,這是隔音用的法術。

“我記下來了。您看?!比R菲斯恭敬地把記錄遞交給宰相。

奧斯門拉瀏覽了一遍,發出長長的呻吟。確實大部分是經濟類的書,萊菲斯還粗略的將石灰上的印子數量也統計了,這樣可以看出哪些是對方搜尋的時候誤觸,哪些是他們真正關心的內容。被多次查看的記錄主要就是西米拉尼斯各地的財政方面的內容,只是這些財政都是往年舊賬,不算什么機密,所以才放在公用的書房。

看樣子,這些小偷還挺有經濟頭腦,奧斯門拉閉起眼睛:“現在大部分地方的官吏都是我們的人,恐怕是議會想要從記錄里面找些貪污受賄記錄,找些我的把柄?!?/p>

“您如此清廉,他們哪里找得到什么把柄?!比R菲斯撇嘴道。

“那你就錯了?!眾W斯門拉看著這個少年,年輕人還缺少很多歷練,如果不能足夠的隱忍和智慧,就難以和那些議會的政客們周旋,“他們要的可不是貪污受賄,這廣大的西米拉尼斯,涵蓋了西米拉爾和小阿米拉大部分地方,如此大的疆域,財政上怎么可能毫無漏洞?比如……我知道,西米拉爾一些村莊對于金銀銅的兌換比例并不是按照西米拉尼斯官方標準,這樣來回換算下來肯定會有不少出入,這不是當地官員貪污受賄,但確實是存在許多弊病。那些議會的人可不關心現實生計,只是為了抓住這些漏洞,這樣他們就可以誹謗你、攻擊你?!?/p>

“可是這些問題并不能把您怎么樣,他們豈不是徒費心力?”萊菲斯還是沒有理解。

“當然,這是所有人心里面都清楚的問題,也不可能用這件事情就問責我?!眾W斯門拉道,“他們只需要找一個借口,就說需要詳細調查,甚至會安撫說這只是例行公事,也許這個欽差回來后還會瞞報、漏報,于是他們可以再派遣第二個欽差去核實??傊?,一來一回之間就可以把你拖上數月,讓你的精力都被耗死在這些無意義的事情上?!?/p>

“哦,那么,他們其實是想要阻止您繼續改革?”萊菲斯有些明白了,“他們現在并不能直接脅迫您了,所以才會用這些下三濫的手段?!?/p>

奧斯門拉道:“原本我也沒有打算繼續抽空他們的權力。這些還在議會的議員和已經到宮廷任職的大臣,他們之間都相互勾連牽扯,如果真動搖他們的權力基礎,國家也就難以維持了?!彼巡牧隙挤旁谧郎?,呼出一口氣:“不過,我的確也準備剪出一些他們的羽翼?!?/p>

“其實……”萊菲斯小心翼翼地提了一個詞。

“你有什么看法?”奧斯門拉道。他很喜歡傾聽別人的觀點,只要對方可以表達清楚。

“大人,我雖然不是很懂得神學,但是我有時候也會想:您決定取締諸神的決策是不是太過激進了?!比R菲斯小心翼翼道。

“你對諸神的信仰非常堅定嗎?”奧斯門拉問。

“不……不,就和大家一樣,習慣性地會念誦神名,熟知他們的事跡,我雖然沒有學習過任何術法,但是那些祭司們在施展神術前也都要向神靈祈求力量。我覺得這樣否定神,是對他們的不尊敬……”萊菲斯不隱藏自己的擔憂,“我自己不是很……沒有那么堅定的信仰,但是我覺得西米拉爾和小阿米拉大多數人都是這樣,他們既相信又不是那么確信。如果您要否定這一點,我很擔心會給您招來災禍?!?/p>

“坐?!眾W斯門拉一指椅子,等萊菲斯坐下,他才道:“我無意于徹底取締諸神,正如我自己也是諸神的信徒一樣。但在這基礎上,我們身為學者、哲學家,必須對真理有自己的主張。西米拉爾的學問傳統沒落了有一百多年了,這是因為戰爭、流離失所,大部分人已經無心去研究這些學問,像諸神祈求成為他們安撫心靈唯一的方法??涩F在不同了,如果我們要讓一個國家走向強大,脫離過去的衰敗,首先就是要重新認識到正義?!?/p>

“正義?”萊菲斯回憶了一下,“您是說蘇斯特翁和范恩提到的正義?”

“是,但也不是?!眾W斯門拉喝了一口水,然后開始閱讀桌面上的許多文件,這是他作為宰相每天必須完成的任務?!霸谔K斯特翁之前就有正義,西米拉爾人一直在追求的就是正義,只是那時候的人并不懂正義是什么,所以他們常常把對自己有利的燒殺搶掠都叫做正義。蘇斯特翁則將正義規范起來,將所有的美德囊括在正義之中,剔除了所有惡性,同時,他又將個人的正義和國家的正義聯系起來,這就意味著國家必須服務于人民,而人民就應該忠于國家?!?/p>

萊菲斯點頭:“是的,我在您的筆記里面學習過這些?!北容^于從各地收集來的史料,萊菲斯很喜歡直接閱讀奧斯門拉的學習筆記,那些提煉和總結常讓他如獲至寶?!澳€寫了,范恩提高了正義的概念,把它直接總結為‘至善’。認為世界的一切都是至善的投影,所有的真理都圍繞至善而成真理,所以要求人必須遵從至善才能更加……嗯……更加幸福的生活?!?/p>

“幸福的生活……也是這個道理,這樣總結很切實際?!眾W斯門拉的聲音透露出些滿意,這個年輕人的認真態度讓他還是非常欣慰的,“但我要說的并不只是他們。你應該聽說過,在西米拉爾的愛提拉,至今還有兩個大學院?!?/p>

“是的,愛提拉被稱為西米拉爾之光,是世界上最充滿智慧的地方。除了范恩的蘇斯特翁學院,還有一個就是范恩的學生卡爾亞斯特建造的海姆斯學院,建造在愛提拉的城郊,海姆斯海峽?!比R菲斯很喜歡關于愛提拉的歷史,即便到現在,愛提拉還是西米拉尼斯帝國最重要的學府聚集地。

“很多人都忽視這位卡爾亞斯特。范恩的說法至今都被學者們視為珍寶,但他們卻絲毫不知,那個被他們視為失敗者的卡爾亞斯特早就青出于藍了??赡苁且驗?,范恩雖然提出了比諸神更加偉大的至善,但是至善只是一種理念??杹喫固貏t是非常激進地直接否定了諸神,認為一切都是依據‘善’而動?!眾W斯門拉對卡爾亞斯特的評價非常高,“其實除了關于世界起源的學說,卡爾亞斯特非常注重對現實學問的研究,比如數學、物理學、天文學,這些學科都是他總結出來的?!?/p>

“如此偉大的人,為什么會被忽略?即便他否定了諸神……如果他是因否定諸神而被封殺,那應該能找到神廟對他的抨擊,但好像并沒有?!比R菲斯道。

“卡爾亞斯特幾乎沒有從政,但是他和他的老師一樣,同樣在各國王庭宣揚自己的思想,可他沒有老師那樣幸運??杹喫固卦浽谛“⒚桌瓗讉€王國的宮廷宣傳過自己的思想,其實那時候小阿米拉和西米拉爾的戰爭已經停滯,但卡爾亞斯特依然被西米拉爾的人視為叛徒。一直到他窮困潦倒的時候,范恩的其他弟子才資助他建立了海姆斯學院,十二年后他就死了。學院被他的學生哈勒斯繼承?!眾W斯門拉非常惋惜,但他卻好像又很幸災樂禍,“這些西米拉爾學者都把他視為叛徒,對他的學說不屑一顧,這是他們自己給自己買下的禍根??杹喫固氐膶W術非??粗剡壿?,這些邏輯學的內容幾乎可以否定諸神,否定那些神廟祭司的權威,否定那些還熱衷于討論埃特拉教種種神秘學的人。他的邏輯學可以重構我們對世界的認知,可以讓我們見識到所有的術法的本質,乃至整個世界的本質?!?/p>

“您的意思是?”

“我只是堅持真理?!眾W斯門拉有些語重心長,“對于學者來說,術法的研究只應該是為了探究真理,政治是為了世間真理,不應該被這些權貴束縛手腳,不能因此就放棄對真理的堅守?!?/p>

“我明白了,大人?!比R菲斯記住了這句話,“但是如果您因為真理而提出廢除對諸神的信仰,我能理解,可是您很難讓所有人都明白?!?/p>

“萊菲斯,你并沒有理解我所要做的事情?!眾W斯門拉道,“我從不希望廢除諸神,我抨擊的實際上是如今對諸神的迷信,尤其是那些祭司們對諸神的種種祭祀,那真的是諸神所需要的嗎?”他喝了一口水,“說得更直接一些。我們都知道諸神的故事,比如海洛爾戰役中,包括神王多爾曼特甚至都因為自己的喜好干涉了凡人的戰爭,這是真實的嗎?真正的神又怎么會和凡人一樣被情緒所左右?!?/p>

“您說的對,但是如果僅此而已,我見許多歷史上的哲學家也都有提出過這類觀點,可他們并沒有被如此忌恨?!比R菲斯道。

“你說的不錯?!眾W斯門拉道,“我提出的觀點并不新穎,我希望將我的觀點和卡爾亞斯特等許多哲學家結合起來。我希望最終可以廢除諸神的信仰,用邏輯去探索世界,探索術法,取締那些無用的神廟祭司。我知道不可能一步完成,所以我才選擇了這種暫且緩和的方式,你也看到了,即便如此依然被堅決反對,這不是因為動搖了誰的信仰,只是因為如今最高議會中大量議員都是出身于祭司家庭,是宗教權貴,動搖了信仰就是動搖了他們的權威,這才是真正的難點?!?/p>

“是?!比R菲斯點頭,他明白對于上層貴族來說,總要考慮這些權利相關的事情。

“你知道四元素論嗎?”奧斯門拉問道。

“我聽說過?!比R菲斯點頭,“這是古西米拉爾南部一位醫學家、哲學家提出來的,他認為世界是由四種元素構成,這四種元素互相搭配的比例決定了每樣事物,比如人的身體健康也是又四種元素的比例決定的,只有完美平衡的比例才有健康身體,這個醫學學派至今還在?!?/p>

“不錯?!眾W斯門拉點頭,他手指揮動,只見在兩人之間忽地出現了四種不同顏色的光芒,這些光芒很快形成了水、火、泥土、不斷摩擦的閃電?!八?、火、地、氣就是四種元素,如今在各地流傳的巫術很多都是依據四元素論而成的,這些元素互相組合起來就能形成不同力量的術法?!闭f著,他手指又一動,火焰和閃電沖在了一起,火焰在氣流的攪動下旋轉、上升、擴張,最后在奧斯門拉的控制下消散無蹤。

“這是很古老的理論了,就和愛比達一樣?!眾W斯門拉道,“四元素論最重要的地方就是提出了‘比例’的概念,如今我們配置一些煉金術,也都是按照四元素論的比例學說才能完成調配?!?/p>

“是,我還沒有學習過太多神秘學?!比R菲斯歉意道,他現在確實沒有辦法很好的接上宰相的談話內容。

奧斯門拉抬起手,身前掛起一陣微風,許多水珠從虛空中凝結,順著風旋轉,最后凝聚到了一起,成為一個大水團?!耙灿幸恍┰诱撜?,認為世界的一切就是一個圓形的球體,然后由一些力量……比如愛和恨這樣相對的力量驅使……”手原地轉了個圈,水球就開始旋轉,隨著旋轉速度越來越快,無數的水珠飛濺開來,然后重新形成一股水珠組成的風暴,隨著旋轉速度的提升不斷擴張大小?!白詈?,這些原子甩開,原子之間互相結合,不同的結構、數量成為了不同的東西,這也就是萬物的形成?!闭f罷,那風暴越來越快,乃至將許多水珠從中甩出去,被甩出去的水珠又在空中突然停頓,和其他靠近的水珠逐漸形成了水做的山川河流、日月星辰。過了一會,這些水珠被蒸發,消失無蹤。

“我看過,這是原子論者們的理論,但從沒有這樣直觀的看過?!比R菲斯非常的興奮,他多次幻象那些原子論者描述的創世,可是總是想象不出來。

“我說這些,是因為他們……這些理論其實都沒有屈從于哈維爾山諸神的統治。那么你知道驅動這些學說……讓這些學者前仆后繼的是什么?”奧斯門拉問,在此時,他不僅僅是一個鐵血宰相,也是一個循循善誘的教導者,除了愛才之心,他也希望能夠培養出大量如他所愿的學者。抽空神廟祭司的神權只是一個表面的行為,實際上真正的目的是打破神廟祭司對教育的壟斷,打破哈維爾諸神、包括《神秘史詩》對啟蒙教育的壟斷,培養如他所愿的新生學者,這才是真正摧毀腐朽議會的雷霆手段。

“您的意思是,他們都是為了探索真理,而不懼怕神廟祭司的權威?!笨炭嗟膶W生說出了奧斯門拉期待的答案。

“不錯。與其說他們不懼怕權威,不如說他們自己在信仰哈維爾諸神的情況下仍然敢于否定自己,探索真相。我想,這種配置甚至比不懼怕權威更為可貴?!眾W斯門拉道,“卡爾亞斯特就對這些哲學做過完整的總結,天知道那些議會學者居然會認為這樣的人是一個失敗者?!彼谠u論的同時不忘再次抬高卡爾亞斯特的地位,“比如四元素論,這來源于對自然的觀察,所選擇的氣、水、火、土是人類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比較早期的水本原和火本原,四元素擴大了世界構成基本要素的組合,拓展到了醫學、術法多個領域。剛才說的原子論則第一次詳細引入了精神動因,愛和恨,雖然如今我們看,這并不真實,但在當時,這是哲學家們逐漸走向抽象化的萌芽?!?/p>

奧斯門拉休息了一下,連續說話讓這個中年人已經有些疲倦:“而將這些哲學串聯起來的就是邏輯,探討世界的本質,就要想到構造世界的基本元素、推動元素的動因,比如火本原的火就是兼顧了動因和基本元素,這是一種進步。同樣,邏輯還可以運用到種種領域,比如修辭學?!?/p>

“是的,我明白。柏亞特記錄蘇斯特翁言論的書里面,就專門有一個篇章是關于蘇斯特翁駁斥當時盛行的智者。那些智者用詭辯蒙騙百姓,蘇斯特翁就是用邏輯來反駁?!比R菲斯回答,他其實并不太喜歡看柏亞特的史學,總覺得柏亞特的文字有些枯燥,不如范恩的文學式語言生動。

“卡爾亞斯特就總結過,雖然蘇斯特翁沒有足夠的自覺,但是他的祖師已經開始無意識的使用三段論,這就是卡爾亞斯特的邏輯學。所以如我所描述的這樣,邏輯學雖然是一門看似高深的學問,但他其實并非一門獨立學科,而是一個工具?!眾W斯門拉道。

“就像打開機關的鑰匙一樣?”萊菲斯道,作為一個優秀的學生,要能主動對老師的話承上啟下。

“這個形容很生動,就像鑰匙。作為工具,它可以運用到探究世界本質到日常生活的各個小事,這是進步的階梯,但卻因為政治、利益而被貴族們拋之腦后,他們自詡學者,其實不過是家庭富余到能夠讓他們讀書識字罷了。真正的西米拉爾學者反被他們扼殺?!眾W斯門拉也并非毫無怨言,只是長期以來的隱忍讓他很少吐露心聲。

“他們現在找您的把柄,我們應該怎么辦?我不知道那些學者里面有誰是忠于您的,更不知道誰是間諜?!比R菲斯非常慚愧,他作為宰相的心腹卻不能分憂。

奧斯門拉笑道:“我剛想到一個好辦法?!?/p>

“您說?!比R菲斯立刻來了精神,“我一定給您辦妥?!?/p>

“這不著急。萊菲斯,歐捏特的羽毛如何了?”奧斯門拉問道。

“您放心,根據他們提交上來的報告,這樣魔法器物已經完成了,只是才實驗了數次,還不能保證穩定?!比R菲斯報告著。

奧斯門拉閉上眼,手指摸索著桌面,顯然陷入沉思。他隱藏于議會眼皮下的勢力可不只是替換幾個官吏那么簡單,他自己已經暗中培養了一小批學者,這些學者雖然還都年輕、難有成就,但都是敢于拼搏、探索的人。在奧斯門拉主持下,他們建立了數個圍繞首都馬維爾德的研究室,并且嘗試人為的將一些術法力量附著在物品上。

這是奧斯門拉的學者們探索出的一種全新的理論,并且代替了古老的四元素論。他們認為世界上只存在一種名為“魔素”的世界構成物,在構成萬物的細節上如原子論者一樣,但魔素是一種能量,并非是實體物,也是一種抽象的描述。這種介于虛實之間的魔素即是基本元素也自成動因,是一切力量的源泉,所以這些奧斯門拉派的學者們自豪地將貶義的稱呼“巫師”挪作自用,他們抽取、提煉、研究魔素,并且將這種力量重新運用為術法、加持在物品上、用之以探究世界本質。

歐捏特的羽毛就是被第一個完成的魔法物品,被這些學者視為杰作,是一個偉大時代的開端。歐捏特是傳說中的狡詐的惡魔,是冥界的生物,實際上歐捏特全身光滑,所以這件作品的起名本身也具有欺詐性了。

“你可以和他們聯系,告訴他們,不需要實驗室做實驗了,我們可以來實踐一下?!眾W斯門拉道。

“好的,大人?!比R菲斯立刻記下了,不過他沒有明白這是為什么。

奧斯門拉很快解答了他的疑惑:“歐捏特的羽毛這件物品并不激進,我擔心他們無法控制住他們所研究的力量,所以在第一個作品上還是很保守。這件物品最大的作用就是能較長時間實現一定的欺詐性?!?/p>

“欺詐性?”

“比如你忽然看到面前有一堵墻,實際上并不存在,是你的眼睛欺騙了你的感官。這就是這個物品的作用,他很難直接造成非常巨大的影響,但是卻可以長時間的維持一些欺詐性的小手段?!眾W斯門拉粗略解釋了一下,這的確很符合歐捏特這個妖魔的特點。

“那就是能一直維持一些幻術了!有些神廟祭司精通這種術法?!比R菲斯理解了,他曾經看過一個神廟祭司召喚出了不能觸碰、不能飲用的水,那應該是就是幻象。

奧斯門拉點頭。

“大人,請問這個長時間是指……我雖然不會術法,但是稍微……稍微有點了解,我從未見過可以離開施法者的術法,除了那些諸神遺留的神器?!比R菲斯這倒是沒說假話,除了比如愛提拉留在愛提拉神廟的智者圣石可以無時無刻影響周圍的環境,凡人的術法從不能脫離施法者的掌控。雖然奧斯門拉派的學者們有這個自信心,但說到底是破天荒的,一旦失敗,后果不堪設想。

“萊菲斯,這就是學者的精神,你要學會如何克服恐懼,對自己的理論有信心。對待自己培養、信賴的下屬,也要給予信心。至高議會的權貴們的家族大多本就是昔日西米拉爾、小阿米拉各國的貴族,如今他們入駐西米拉尼斯帝國更是如虎添翼,想要扳倒他們,可不是小偷小摸就能實現的?!眾W斯門拉道,他那狹小的眼睛中所爆發出的銳利神色幾乎驚駭到萊菲斯。

年輕的心腹微彎腰:“大人,我會遵從您的意愿?!?/p>

奧斯門拉道:“你將賬冊取來?!?/p>

萊菲斯很快取來了記錄有西米拉尼斯各地賬目的大箱子,這可不是一兩個載體就能記錄完的內容。打開巨大的箱子后露出來許多精致草紙,這些內容都被精心謄寫在了昂貴的紙上,這樣輕便易于運輸和保存。

奧斯門拉開始認真閱讀這些數據,事實上他在年初的時候已經都閱讀過,但即便是他也難以將這些繁瑣數據都背上。大概過了一個小時,他從這些數據里面抽出幾張:“這幾頁是最沒有問題的,就算管商業的馬赫墨斯親自來查賬,也查不出什么?!?/p>

“您的意思是,將這些故意透露給議會?”萊菲斯反應還是很敏銳的,“可是如果查不出什么,他們肯定不會就此罷休?!?/p>

“這就是需要我們動動手腳了?!眾W斯門拉將手覆蓋在紙張上,他認真操縱的魔素構成一些簡單的痕跡,沒什么特殊的反應出現,只過了一會,他將紙張遞給萊菲斯:“你看看?!?/p>

萊菲斯大致看了一遍,什么也沒發現,他剛要說什么,想到奧斯門拉從不是無的放矢之人,就又耐著性子重新檢閱。果然,看了不到第三遍,他甚至被嚇了一跳,這數據上記錄的是一個奧斯門拉曾經去過的城市的稅收,這些數字乍一看沒有問題,但如果詳細算起來,卻有一個不小的漏洞,這個漏洞足夠議會派遣欽差去“嚴肅處理”了。

“大人……這……”萊菲斯睜大眼睛。

奧斯門拉輕輕頷首,然后手指一敲桌面,又道:“你再看呢?”

“再看……”萊菲斯抖著膽把眼睛重新瞄回紙張上,結果他發現之前他所見到的數字都不一樣了,驚訝之余重新對這些數據計算了一下,找不到絲毫漏洞,想必這才是奧斯門拉所說的完美的賬冊?!按笕?,剛才是?”

“只需要一點障眼法,就足夠讓心懷不軌的人沉醉進去?!眾W斯門拉道,“我們只需要一點小手段,比如你可以想辦法讓這幾張賬冊整理的時候遺漏在一些關于計算的文獻里?!?/p>

萊菲斯恍然,他恭敬地放下手中的賬冊:“我們只需要利用歐捏特的羽毛……讓這張賬冊在一定時間內呈現出有問題的數字,然后我故意將弄丟一兩張賬單的事情透露給其他人,就能讓小偷自己摸上來?!?/p>

“只有我能解除歐捏特的羽毛附著的能力……又或是等效力自然過期。無論是哪一種,我都可以在他們對我發難的時候反制住他們,從而敲詐到一筆不菲的補償,我們可以利用這一便利做成很多事情,比如興建學院?!眾W斯門拉道。

“大人,這是智慧,不是敲詐,是他們卑鄙在先?!比R菲斯不愿意使用這么難聽的詞匯來描述自己。

奧斯門拉抬眼看了一眼自己的助手,良久,他才吐出一口氣:“如果敲詐和卑鄙能讓我獲得勝利,能讓這個國家重拾西米拉爾的精神,那我絕不會拒絕?!?/p>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五月丁香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