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網 > 

吳起凡系列短篇小說:《艾維利亞奇聞錄》(2)

2021年06月 18日 15:31 | 來源: 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第三章

“法恩是個好人?!爆斏蛢蓚€同伴道,看起來有些神游。

芬蘭克爾笑著說:“他好不好我們不知道,但好像勾走了我們馬莎姐的心?!闭f著壞笑一聲,捅了下克瑞提斯的腰眼:“有的人可要傷心了?!笨巳鹛崴怪荒芎莺莅琢朔姨m克爾一下。

其實瑪莎并不想去參加什么挑戰,她總覺得自己什么準備也沒有,無論是知識還是其他能力,甚至連干糧食物都沒有。芬蘭克爾可不管什么物資儲備,找人問了路之后便拉著兩個伙伴往地點趕去。

“翡恩特老師可是讓我們去參加儀式的?!笨巳鹛崴挂卜磳Ψ姨m克爾的計劃。

“所以你還是那么膽小,我想瑪莎是不會膽小的吧?”芬蘭克爾擠眉弄眼。

瑪莎咬著嘴唇猶豫起來,讓她承認自己膽小是不愿意的,但是她其實很贊成克瑞提斯的說法,至少留下來到儀式結束。最后只能小聲嘀咕:“我可不想看到莫拉斯……”莫拉斯是一種傳說中的鳥,只有手掌大,下灰上白的翅膀,據說人在死亡前會看到莫拉斯,所以又被叫做死音鳥。

芬蘭克爾對“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這句話理解非常透徹,總之無論是克瑞提斯還是瑪莎都只能跟上去,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放任芬蘭克爾一個人去冒險。橡樹圣林沒有小路,但僅僅跟隨踩踏的痕跡很容易辨認方向,大概走了兩個多小時,就連芬蘭克爾都開始疲憊,便聞前方草叢“莎莎”作響。從草叢中竄出一只淡黃皮毛的小鹿,小鹿靜靜地站立著,雙眼緊閉,但三人依舊可以感覺到被一道目光上下打量。

“再向前即是翡翠之心,請繞道而行?!毙÷沟穆曇羧岷投直娌怀龉??!拔覀兙褪且ヴ浯渲??!狈姨m克爾道,小男孩渾身都興奮起來,雖然小鹿并不高大,但很可能就是法恩所說的守護者,那么接下來應該就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

小鹿看了一眼芬蘭克爾,又看了眼中帶有期盼的瑪莎,最后落在克瑞提斯身上:“那么你又是為什么呢?無論是他還是她,都有前往的目的,雖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們告訴我——這里有他們追尋的目的?!?/p>

克瑞提斯“呃”了好一陣子,才說:“無窮的智慧和力量、勇氣什么的,其實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只是陪他們一起?!?/p>

小鹿沉默了一會,點點頭:“我明白了。你們隨我來?!闭f著轉身就往里走,三個孩子急忙跟隨上去。

芬蘭克爾摩拳擦掌道:“你就是守護者嗎?是不是要打贏你才行?”

小鹿道:“孩子!認清你的目標。而我也不是守護者,這里的一切都是菲索爾茲姆的神跡,我們在數千年中守護著翡翠之心——這是菲索爾茲姆的孩子露薩娜所生的第一個圣果,菲索爾茲姆賜予了它無窮之力?!?/p>

瑪莎問道:“那么吃了它真的可以得到祝福嗎?為什么這么多年過去了,德魯伊們都沒有吃?”

小鹿停下腳步,看著瑪莎:“你思考問題總能在點子上,但既然你有這樣的疑問,為什么還是來到了這里呢?”

“無論是來還是去,都需要勇氣——正如并非死亡需要勇氣,生存才是需要更大的勇氣。這里的一切都是菲索爾茲姆所守護,但這僅是神靈所護佑。偉大菲索爾茲姆維持著世界的平衡,護佑著自然的生發收藏?!毙÷褂种匦伦咂鹇?,“我并非德魯伊教派的一員,德魯伊教派是菲索爾茲姆的信徒,但神靈不會因為他們而偏頗。同樣,橡樹圣林盡管是神靈的信仰之地,但神靈不會破壞其應有的平衡,是生,是死,這都在于你們的選擇。德魯伊們做出來自己的選擇,而你們也需要作出你們的選擇?!?/p>

三人沒有應答,即便是瑪莎也糊里糊涂,無論是生還是死其實都不是他們考慮過的問題,更不要說整個世界的生死,這些問題太過超出想象——而且他們也不知道自己需要在哪里作出決定。

“那么請問我們該怎么叫你?”克瑞提斯轉過一個簡單的話題。

“你們不用叫我,我也只是菲索爾茲姆的神跡,只有在翡翠之心才會存在。當你們達到了目的,我就將離去?!毙÷沟穆曇粢恢焙苋岷?,但這種不帶語氣的柔和卻讓人越發感到生硬。

“如果你們要從這里通過,那么你們需要告訴我真相!”巨大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森林中回蕩。小鹿趁著三人愣神,已經走出很遠,眨眼之間消逝在森林深處。等三人警醒,那巨大的聲音又重復了一遍問題,此時才仔細分辨出這道聲音從四面八方而來,且蒼老枯槁。

“請問您在哪里?尊敬的守護者?!爆斏\懇的問道。

“我就在你們面前,無論你們是否能夠發覺?!彼拿姘朔降臉淠鹃_始抖動,“你們的舉動將會決定我們的命運!所以,我們需要知道你們的真相?!?/p>

瑪莎小聲對著伙伴道:“你們看,好像是這些樹在說話?!?/p>

芬蘭克爾走向前,輕輕踢了一下身邊的樹木:“這就是普通的樹啊?!?/p>

“年輕人,停止你的無禮?!蹦锹曇粼俅位厥?。嚇得芬蘭克爾退后一步:“還真是樹精!”“我們并非精怪,正如你所說,只是普通的樹木?!鄙n老的聲音不像是從耳朵聽到,像是在每個人的心靈中響起?!安?,你們過多的執著于外在。孩子們,無論是你們腳下微不足道的還是天空高不可及的,無論是會動的、不會動的,這一切,都是自然的一員——同時你們的任何舉動都將互相牽制、影響?!?/p>

“那么你們所說的真相又是什么?”克瑞提斯不再糾結這些聲音是怎么發出來的。

“真相就是真相,你就是你?!甭曇繇憦刂蟛辉俪霈F,四周的樹木“莎莎”作響之后,三人只覺得身側的間隙模糊了,東西南北也無法辨認,他們被無數巨大的樹木包裹在中間。

瑪莎撫著胸口,喘了幾口氣,壓制下心中的恐懼:“克瑞提斯,我們……”

克瑞提斯有些詫異,沒想到瑪莎居然會想到自己,不過他也是有些害怕:“嗯……其實我也很害怕。不過我相信有你的智慧和芬蘭克爾的力量,不會有事的?!?/p>

芬蘭克爾聞言頓時振作精神,嬉笑道:“沒錯?!?/p>

瑪莎只能白了一眼芬蘭克爾:“我想我們需要回答這些問題。這應該是守護者的考驗之一?!爆斏诳巳鹛崴拱参肯乱不謴土随偠?。

“我覺得他們是想知道我們是誰?!狈姨m克爾插著腰道。

瑪莎沒好氣地反駁道:“除了你自己,沒人想知道你是誰?!边@時候瑪莎肯定是智囊團了,所以即便是芬蘭克爾也安靜下來等待瑪莎的分析。

“對于他們來說,到底什么是真相?”瑪莎自言自語了一下,然后女孩感受到周圍充滿了不解、疑惑的情緒,猛地轉醒過來,打量了一下四周卻沒有發現什么,當重新閉上雙眼,瑪莎仿佛聽到了無數的生靈靜坐在她的身旁,等待著她的回答?;蛟S這些感觸不來自于身體,而是一種超越感官的——這樣的經歷讓瑪莎浮躁起來,對這一切充滿了恐懼。

“瑪莎?”克瑞提斯見瑪莎閉上眼后腦門都冒出汗水,連忙搖晃瑪莎的肩膀,這才讓女孩清醒。

女孩感激地看了一眼克瑞提斯,才喘了口氣理清思緒:“他們在等我們,他們在疑惑……也許他們是想知道,我們為什么想要圣果?!笨巳鹛崴购头姨m克爾贊同地點點頭,只有這樣才是最合理的。

克瑞提斯對著周圍喊道:“我的朋友希望成為德魯伊,所以來尋找圣果,我和芬蘭克爾都是陪伴她而來?!睕]想到克瑞提斯這么快就說了,雖然確實是實話,但是瑪莎和芬蘭克爾對視了一眼,都沒有附和。

一時間林子里陷入了沉寂,“看來你們也要說?!笨巳鹛崴箤锇槁柭柤?。

芬蘭克爾琢磨了一下道:“我想要擁有更多的勇氣!我想成為英雄。所以我想要圣果賦予我勇氣?!?/p>

瑪莎沉默了很久,才說:“我想成為德魯伊,我想要更多的智慧、知識?!?/p>

當瑪莎話音落下,周圍的樹木再一次發出聲響,就好像許多人在開會,過了一下,恍惚間閃出一條小道,而之前所見的鹿站立在遠處。小鹿漫步走來:“走吧?!比缓缶蛶ьI著三人繼續向前。

瑪莎走出幾步,想起之間的感觸,回過頭看著這些樹木,咬著牙似乎有些話想要說。最終沒有能夠開口,但那蒼老的聲音再一次響起:“這是你們所說的真相……所有說出來的真相或許本身就是虛偽的,因為只有你們自己才能夠知道——所以,也只有自己才能欺騙自己?!?/p>

這聲音再沒有響起,小鹿看著面帶遺憾的瑪莎:“這里的一切都是神跡,你不妨當做神諭吧?!闭f完也一言不發地向前走去,三人只能快步跟上。

原本光線陰暗一些,在行路中愈發的亮起了,陽光給周圍的長滿青苔的石頭披上一層金粉。當小鹿再一次停下,眾人已經來到一個較小的空曠地帶,中心只有一處巨大的巖石,同樣鋪滿了青苔,在陽光下有些刺眼。小鹿對著巖石輕輕彎腰,只在一瞬間,三人只覺得地動山搖,中心的巖石在轟隆中開始直立起來——露在地面的一塊組成了身體,而四肢從地下抽搐,無數的塵土從石頭夾縫中噴涌出來,等石巨人站起來,才用力扯下身上的青苔藤蔓。

狂風卷著飛沙遠去,三人咳嗽著睜開眼睛,才看到這里的石巨人和故事里不一樣,至少故事里的巨人還有鼻子有眼,而這里的巨人除了有四肢,并沒有標準的頭形,更不要說臉了。至于作為引路者的小鹿又不知道去了哪里,場上只留下三個人高的石人和三個孩子。

芬蘭克爾雖然魯莽一些,但是并不愚蠢,看著石人都有些退縮——自己一拳砸上去可能自己就經斷骨折了?,斏m然讀了非常多的奇聞異事,但關于石頭巨人的記載和眼前這位沒辦法對上號,書里描述的可以叫做生物,但是這個石人并沒有讓女孩感覺到生命的存在,就好像依舊是一堆石頭放在面前,盡管這個石頭在張牙舞爪的動彈。

克瑞提斯渾身都發抖了,拽了拽瑪莎的衣服:“我們趕快逃吧?!爆斏@然也有些膽顫,但是依舊咬著牙沒有往后,這時候克瑞提斯才發現:瑪莎身體冰涼發顫,或許比自己還要害怕,但是男孩此時可以體會到這個女孩對即將得到的事物有一種執著,和芬蘭克爾的茫無目的的冒險精神不同,瑪莎才是真正有著自己目標和追求的人。芬蘭克爾一把拽過兩個伙伴,滾到一邊的草叢中,看那石人還有些迷糊,沒有立即攻擊自己,才松了一口氣。

“芬蘭克爾,我們走吧……”克瑞提斯已經被嚇破膽。

芬蘭克爾到底是貴族出生,比較知識停留在書面的瑪莎、克瑞提斯,也可以算是見多識廣了,小公子絕不愿意在此時放棄:“我們只要過了這里!應該就可以得到圣果了!”

“但我們……”克瑞提斯才說一半就被打斷。

“我會保護你們的!”芬蘭克爾沉聲道,然后猛地從一側沖出去,大喊著一拳砸向石人。

“克瑞提斯……我們……”瑪莎依舊猶豫不決,盡管理性告訴她離開才是正確的選擇,但看到芬蘭克爾的誘敵舉動,更加地開始猶豫。

“瑪莎!我們不能丟下芬蘭克爾……”克瑞提斯一咬牙,忍住恐懼,將瑪莎護在身后,撥開身前的草叢,觀察石人。

石人動作非常緩慢,芬蘭克爾一拳虛晃后就跳到一邊,石人也成功地被轉移注意力。

“瑪莎,快想辦法!你是最聰明的?!笨巳鹛崴辜鼻械睾魡敬魷默斏?。

瑪莎身體一抖,才下定決心,扶著克瑞提斯盡量讓自己不再害怕,仔細觀察前方:“這難道就是神靈的力量嗎……將毫無生命的巖石、樹木都賦予生命……”

“瑪莎?難道書上就沒有記載關于石頭人的嗎?”克瑞提斯習慣性把瑪莎當做百科全書。

瑪莎搖搖頭:“書上有,我也看過……但是,怎么說呢,這石頭人雖然會動,可一點也不像生命?!?/p>

“不像生命?”克瑞提斯也有點楞,雖然這石頭人動作不是很靈活,但確實在動,而且還能“看”到芬蘭克爾的動作。

“這難道真的是菲索爾茲姆的神跡嗎?”克瑞提斯呢喃著,他的小腦袋瓜什么也想不出來?!吧褊E?”瑪莎愣住了,顯然克瑞提斯的話讓她靈光一閃,“如果這里的一切都是菲索爾茲姆的考驗,那么是不是都在尋求一個答案?如果前面是問我們目的,那么現在又是什么?”

克瑞提斯并沒有從這么復雜的角度去考慮,只是觀察著石人,尋找能夠打敗他的方法。石人的速度非常緩慢,芬蘭克爾雖然因為高強度行動已經有些喘氣,但看起來還算游刃有余??巳鹛崴寡矍耙涣?,石人看似強大,但比較下來其實非常弱小——這應該并不是故事中的守護者。故事中的守護者無一不是強大無比,甚至還有可以飛翔的龍,而石人幾乎不具有攻擊力,行動也好像鄰居家被欺負的小孩,只會無力的還手。

瑪莎還在思考,突然看見克瑞提斯走出草叢,急忙抓住男孩的袖口,但克瑞提斯只對著瑪莎道:“放心?!比缓蟊阕呦蚴?。

芬蘭克爾余光看見克瑞提斯,急忙道:“別過來!”

克瑞提斯搖搖頭,對著石人大聲喊道:“我們沒有惡意!我們為打擾您的行為道歉!”緊接著,剛舉起拳頭的芬蘭克爾就傻眼了,那石人真的停下攻擊他的動作,然后慢慢直立起來,從兩臂的方向面前看出是面對著克瑞提斯。

“請問您叫什么名字?”克瑞提斯問道,不過石人很明顯聽不懂這句話的意思。

克瑞提斯干笑兩聲,又道:“我們想要得到翡翠之心圣果,請問您可以讓我們過去嗎?”顯然石人對這個問題還是無動于衷。

在克瑞提斯無能為力的時候,瑪莎從遠處走來:“請問,您是否需要我們幫助?”石人終于不再遲疑,在巨響中俯下身子。

石人緩慢地指點自己身上的藤蔓,瑪莎對伙伴道:“或許他是希望我們幫助他除去藤蔓吧?!?/p>

芬蘭克爾揉著有些發紅的拳頭:“如果我們靠近,他會不會攻擊我們?”

瑪莎搖頭:“不會的?!蓖nD片刻之后又補充道:“我可以感受到他沒有惡意?!?/p>

芬蘭克爾想想也是,自己用拳頭砸石頭,石頭應該不會感覺疼,這才聳著肩走上前去。當三人費盡力氣扯去藤蔓,就連青苔都順帶磨去許多,石人非常人性化的對三人深鞠一躬,然后“砰”一聲,散成無數石塊。

“他……他是死了嗎?”克瑞提斯驚訝地合不上嘴,他們三人沒有去攻擊他,怎么就突然碎了。

“也許是沒有藤蔓支撐連接,就散了吧?”芬蘭克爾有些興奮,他注意力早已不在石人身上,所以只是隨口一說。

“如果這樣早就散了?!爆斏粩偸?,不過也沒有太過計較,這里一切都是菲索爾茲姆的神跡,所以不用太過計較,更何況她一直沒有覺得這石人是一個完整的生命,也許它本身就只是一些碎石。

圣果是芬蘭克爾和瑪莎的需求,克瑞提斯對此沒有什么太多想法,所以路途上的一切對他更有吸引力,不過兩個伙伴對此并不在意,也只能跟隨他們繼續向前。男孩走了幾步,回過頭看著那堆碎石,不知道為什么,男孩覺得石人還在那里,甚至在和自己告別,在伙伴催促聲中甩開這些奇怪的念想,小跑步追上去。

當三人撥開小路中的高草,只覺得眼前被翡翠光芒占滿,身體充斥著生命力,當光芒散去,三人不遠處的一個樹墩上,漂浮著一顆金黃色的果子。

芬蘭克爾怪叫一聲沖上前,即便是瑪莎也忍不住加快腳步。當三人走到近前,才仔細觀察圣果,圣果雖然叫做翡翠之心,但是整體上沒有一點綠色,也沒有其他花紋,就好像一個發光的金色果實。芬蘭克爾有些失望,眼前的圣果和他原本幻想的相差甚遠,但是一想到圣果的傳說又重新充滿期待。

瑪莎剛要伸手去拿,就聽見身后傳來引路者的聲音:“這就是你們想要的翡翠之心?!?/p>

小鹿蹦跳著上前,看著三人:“菲索爾茲姆無意將她鎖在此處,所以你們可以擁有他。圣果的左右分別可以賦予你們所希望的力量,但他只有左右,所以你們三個人只能至多兩人可以得到他?!?/p>

克瑞提斯笑道:“我不需要,我只是陪朋友而來?!?/p>

“你難道不想要擁有智慧?不想要擁有勇氣?”小鹿有些詫異。

“我想要,但是瑪莎可以更加具有智慧,芬蘭克爾可以擁有更多勇氣。所以他們比我更加值得擁有圣果?!笨巳鹛崴箤π÷狗浅W鹁?,輕輕彎腰送上禮節。

小鹿不再言語,用自己的鼻子輕輕觸碰果實,只見果實刷一下分成了兩半:“這里是智慧?!毙÷怪更c了其中一個,“這里是勇氣?!庇种更c了另一個。

“當你們吃下他,你們將得到菲索爾茲姆的祝福,但同樣,你們也將付出應當承受的后果——無論是智慧還是勇氣,都必然要用在適當之處?!?/p>

芬蘭克爾和瑪莎對視一眼,陷入沉默。

克瑞提斯并不知道他們為什么沉默,也不知道他們是否交流過什么,更不知道他們在想什么,但他只驚詫地看見:芬蘭克爾吃下了智慧,而瑪莎選擇了勇氣。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五月丁香啪啪